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在

北體人物

北體人物

宋君復

宋君復(1897~1977),浙江紹興人,中國現代著名體育教育家。解放前曾三次作為中國體育代表團成員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,也是解放前我國僅有的兩位國際級籃球裁判之一。解放后曾任北京體育學院教務處主任、副院長。1964年當選為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第四屆委員會委員,同年,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。作為中國第一批體育專家,著名體育教育家,宋君復一生致力于中國體育的發展壯大。

 壹 結緣體育,立志體育報國

宋君復出生于小手工業家庭,八歲喪父,家境貧寒。幼年入私塾后轉入教會小學,中學就讀于杭州蕙蘭中學。1916年中學畢業,校長慕爾(美國人)選送四名學生赴美留學,宋君復是其中之一。到美國后,他先在可培中學補習英語,一年后進入可培大學物理系,1921年獲得理學學士學位。由于愛好體育,大學畢業后,宋君復又到春田學院學習一年體育。在美留學期間,他以勤工儉學維持生活。1922年回國,躊躇滿志的他決定致力于鐘愛的體育事業,為積重難返的舊中國帶來一絲生機與活力。十余年后,一張來自美國洛杉磯的邀請函將他與中國體育、奧林匹克運動緊緊地聯結在一起。

 貳 中國人首次亮相奧運賽場

中國百年奧運史,是一代代人不斷探索的過程。在中國奧運史的長卷上,許多奧運首開記錄展示著中國不屈不撓的拼搏和奮進。第10屆奧林匹克運動會, 于1932年7月3日至8月16日在美國洛杉磯舉行。“九一八”事變后,國民黨政府主管體育工作的教育部以國難當頭為由,拒絕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(1931年國際奧委會正式承認的中國奧委會)的要求,宣布不派運動員參加第10屆洛杉磯奧運會。但此時,日本帝國主義想把它的傀儡偽滿洲國送上國際舞臺, 決定派遣劉長春、 于希謂二人作為偽滿洲國選手參加奧運會,企圖通過造成派運動員參賽的既成事實,讓國際社會追認、讓參賽選手默認派出“國”的合法性。這個消息引發了進步力量和體育人士的極大憤慨。這期間,傀儡國政府并沒有以任何形式征得當事人劉長春的同意。宋君復曾在沈陽的東北大學任教,而且是劉長春的體育老師,師生之間關系一直很好。他平時向劉長春傳授賽跑方面的知識,耐心指導訓練,并在生活上關心愛護劉長春。聽說日寇要派劉長春去參加奧運會的消息,宋君復便急忙設法與在北平的劉長春取得了聯系,問明情況并希望他代表中國去參賽。其實具有民族氣節的劉長春也不想去代表偽滿洲國參加奧運會,堅決響應老師宋君復的召喚,立即向校長張學良將軍表露心跡,絕不代表侵略當局參賽,并在《大公報》上發表聲明:“……茍余之良心尚在,熱血尚流,則又豈可忘卻祖國而為傀儡偽國做牛馬耶!”1932年7月1日,張學良在東北大學的畢業典禮上宣布,劉長春將代表中國參加第10屆奧運會。他當場捐出8000塊銀元,作為參賽費用。7月8日,劉長春和教練宋君復從上海登上“威爾遜總統號”啟程赴美。船經過日本長崎港口時停留一天,許多乘客選擇上岸游覽。宋君復為抗議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的行徑,堅決不上岸,此愛國之舉,深受同船旅伴贊揚。經過太平洋上21天的艱苦航程,7月29日下午,奧運會開幕前一天,郵船到達洛杉磯碼頭。這是中國第一次派遣運動員參加奧運會。消息經各大新聞媒體傳出后,全國上下頓時群情振奮,愛國救亡的熱情空前高漲。當時報紙寫到“我中華健兒,此次單刀赴會,萬里關山,此刻國運艱難,愿諸君奮勇向前,愿來日我等后輩遠離這般苦難!”開幕式上,劉長春執旗前導,沈嗣良為總代表繼之,宋君復與留美學生劉雪松、申國權以及美籍華人托平隨同步入會場。在參加奧運會期間,宋君復參加了國際講壇,痛斥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的罪行,宣傳中華民族抗日救亡的正義行動。

叁 “搬來”奧運比賽場

在美國參加第10屆奧運會期間,宋君復詳細考察了洛杉磯奧運會的體育設施,回國時帶來了洛杉磯體育場的圖樣、資料和照片。1933年3月,青島市為迎接第17屆華北運動會動工修建體育場,這使得宋君復意欲建造一座“奧運樣式的體育場”的設想有機會付諸實踐。田徑賽場內部設有長105米,寬70米的足球場, 各項田賽場地均配置其中, 田徑場跑道為德國人地姆博士所創的400米藍曲式標準跑道, 與美國洛杉磯世界運動場相同, 橢圓形400米一周的彎道6條,直道8條, 彎道由三個半徑組成, 離心力小, 同時因彎道半徑短, 也便于清晰地觀看比賽。它的出現給國內“直來直去”的跑道作了終結,是一場“跑道革命”。跑道外為草地及看臺。體育場北大門 (主樓) 由3層門樓組成, 設有3個拱形入場大門, 內側頂端設鐘樓, 雄偉壯觀。青島體育場建成后,立即成為了國內首屈一指的體育場。此后,國內許多重大賽事都在此舉辦。這個體育場使用了很長一段時間,新中國成立后稱為青島第一體育場。后來,在原址上重新改造,現在為天泰體育場。

肆  三次參與奧運

參加第10屆奧運會歸來,宋君復到山東大學任教,先后被選為青島體育協會主席、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理事。為準備參加第11屆奧運會,他又做了大量工作。體育協進會在山東大學舉辦運動員訓練班,他親任班主任。1936年11月,第11屆奧運會在德國柏林舉行。在這一屆奧運會上,中國實現了“派一支隊伍參加奧運會”的愿望。柏林奧運會,中國代表團派出了69名運動員、9名國術表演隊隊員、33名體育考察團成員、29名志愿者組成的代表團。宋君復作為田徑隊干事、女子游泳隊指導,再次作為中國體育代表團成員參加了奧運會。奧運會后,宋君復和袁敦禮、馬約翰、董守義、徐英超等以中國體育考察團的名義,對歐洲各國體育進行考察。同年,宋君復被批準為國際籃球裁判 。

1937年“七七事變”后,宋君復隨山東大學遷至四川。山大奉命停辦后,經郝更生介紹,宋君復到四川大學任教。在川大任教八年后,1946年隨山大復校回青島。1948年,舊中國最后一次組隊參加倫敦奧運會,宋君復與王正廷、馬約翰、董守義等7人組成遴選委員會,全面負責中國代表團的組建工作,同時出任籃球遴選委員會委員,并作為中國籃球隊的指導,前往英國倫敦參加第十四屆奧運會。在開幕式上,中國代表團位列14位入場,走在隊伍最前列的就是宋君復和足球領隊容啟兆。新中國成立前,中國共參加過三屆奧運會,宋君復是唯一參加過三屆奧運會的中國人。

伍 情系中國體育教育事業

作為近代中國體育事業的開拓者,宋君復不但積極作好體育訓練工作,也積極作好體育教育工作。1949年,應徐英超之聘,宋君復到北京師范大學體育系任教授。1950年,他作為中國體育代表團籃球教練,參加在捷克舉行的世界青年聯歡節(世界學生第二次代表大會體育比賽),比賽結束后又參加我國第一個訪蘇體育代表團,進行為期兩個月的考察學習。1953年,宋君復來到中央體育學院(現北京體育大學),先后擔任教務處主任、副院長等職務。宋君復倡導將智育與體育密切結合,要求學生德智體全面發展。在體育教學方面,宋君復強調純厚的學風和傳統的精神要永久的保持,并且還要發揚光大。體育實施,必須合乎教育原則,必須努力使其合乎教育哲學及教育心理學。無論為娛樂,為比賽、為健康、為鍛煉,都應當包括在今日體育的里面。他認為在運動場上能使人們學到在書本上所學不到的東西,譬如守規則、合作、刻苦、奮斗、不自私自利的精神等,而這種種美德,將來又能幫助人們在其他事業上取得成功,中華民族也需要這樣的青年去擔當重任。宋君復作風正派,平易近人,和藹可親,尤其是對青年一代倍加愛護,熱心指導,工作認真負責,深受廣大師生和體育界人士敬佩。宋君復為貫徹黨的教育方針,為促進我國體育事業的發展作出了不懈的努力。他一生治學嚴謹,精心鉆研業務,對運動訓練和競賽裁判等方面有較深的造詣,著有:《體育原理》、《女子籃球訓練法》等。幾十年來,宋君復在體育教育方面,為國家培養了大批人才,為發展我國體育事業獻出畢生精力。